产品及服务
 
在线客服
电话:0755-82788191
地址:深圳市福田区福华村35栋111室
上海华歆快递有限公司 上海华歆快递有限公司
 
 
行业新闻
联邦快递撕破民航垄断收费    点击次数:1550 更新时间:2014-7-2
  此前已执行了数十年、由官方制定、毫无弹性的民航收费体系,第一次被一家国外公司打开缺口。

  纠缠两年多,历经23轮谈判之后,不久前全球四大快递巨头之一联邦快递(FedEx)布下在中国一枚重要棋子——在广州白云机场第三条跑道旁边建立新的亚太区运转中心,并计划在2008年之前,把目前设在菲律宾苏比克湾的亚太货物运转中心迁移至中国的广州。

  谈判达成默契,总要有合适的对价。白云机场在获得快递巨头青睐的同时,联邦快递也在起降费、航路费和航油费(下称“三费”)上争取到的部分政策。而在这些方面中国各大航空公司多年也未能实现实质性突破。

  争取筹码

  联邦快递中国区总裁陈嘉良直言不讳:“FedEx选择广州,就是要作为亚太区的一个主要转运中心。FedEx对于转运中心有着严格的定义,即亚太区的大部分航班把它作为分拣点,再将货物用飞机分送到不同的城市。

  与广州白云机场谈判伊始,联邦快递一直争取谈判桌上的筹码。

  2003年,联邦快递先把橄榄枝抛向了正在紧张建设中的新白云国际机场,双方签订了一项意向性协议。

  之后,联邦快递与菲律宾苏比克湾亚太转运中心续约三年至2010年到期,并拥有租约届满后续约的权利。与此同时,与菲律宾Diosdado Macapagal国际机场(前克拉克空军机地)签订协议预留发展用地。

  联邦快递此举的理由是,那里的燃油、起降在内的各项操作费用均低于白云机场3至5倍。

  联邦快递忽左忽右似乎是在做这样的表白,亚太地区,白云机场不是唯一的选择。与菲律宾方面续约也成为其与白云机场谈判的要价筹码。

  白云机场被冷落一边的同时,联邦快递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国内网络的拓展构建上。当时,联邦快递在中国共有15家分公司。按照规划,它在三个月内在江门、中山等地还将成立分公司。

  联邦快递业务倚重珠三角,这样的姿态令广州方面重燃希望。没曾想,联邦快递将中国业务分区总部设在上海。

  这更让人相信,在中国内地白云机场不是唯一选择。放眼中国,香港机场航空货运已经非常成熟,国际航线密集,是世界知名的航空枢纽机场,多家快递巨头亚太总部均落地香港。

  近在咫尺的深圳机场是后起之秀,而上海机场有着长三角发达的经济为支撑,国际航线数量也明显多于广州。

  布网中国

  讨价还价者才是有心的买家。双方都清楚地知道,香港和深圳机场的货运吞吐量已经饱和。深圳机场还是南航的货运基地,后者是中国邮政EMS的战略性合作伙伴。

  在上海,联邦快递的竞争对手UPS已经在筹建其中国的转运中心。如果想引入联邦快递,上海机场必须再填海建造跑道。

  而在菲律宾,没有一个机场可以容纳得下联邦快递未来的主打机型——A380。

  白云机场的优势凸显出来。首先,它是国内首个按照中枢理念规划建设的机场,就基础设施而言,设有两条跑道,每年可运送8000万乘客和250万吨货物。

  更为重要的是它的地理条件十分优越。白云机场到亚洲的主要城市飞行时间都不超过4个半小时。这无疑可以节约一部分航运成本。

  最无可替代的还是其身处高速增长的珠三角之中,这里正成为世界的制造中心,航空货运市场潜力约500万吨。以广东为龙头的泛珠三角产业群,其货运市场潜力有望达到1000万吨,亚太城市能望其项背者寡。

  综合起来,以白云机场作为中心辐射城市不仅完全做到菲律宾的运转中心一样,连接亚洲地区18个主要经济与金融中心,而且由于地利因素还可以减少中转量,这是降低成本的关键。

  “三费”谈判

  在联邦快递眼里,白云机场无疑是上上之选,然美中不足的是:后者燃油费、机场起降费和航路费(三费)是菲律宾苏比克湾的3至5倍,之于联邦快递,这笔费用占到成本的20%-30%。

  在此前,陈嘉良接受记者采访时曾抱怨,在亚洲,中国“三费”的收费之高仅次于日本,这必将大大降低联邦快递的收益。联邦快递也一直以费用为由,要求机场方面予以政策优惠。

  然而,根据中国现行航空定价机制,燃油费主要由发改委和中航油集团决定,而航路费由空中交通管制局决定,机场起降费则由民航总局统一制定价格,机场有一定给予优惠幅度的权力。

  要获得地方政府支持,要让当地税收增加才最有说服力。联邦快递曾给广州方面算过一笔账,从广州至美国的快件平均每公斤的收费是210元人民币,普通货物为每公斤20-30元,747航班的最大载重为118吨,A380最大载重量150吨。事实上大量货物都不是直接到达美国,而是需要到广州中转,按每天20班计算,中转收入为4800万元。这将给地方带来丰厚的营业税、增值税、所得税等税收收入,同时还将提供大量的就业机会。

  据广州白云机场方面透露,在23轮的谈判过程中,关于“三费”的谈判是强度最大的,最艰难的。从两月一谈变为一月一谈,到后来几乎是每周一谈。有时,双方财务代表甚至拿出自带的小黑板在现场跟对方核算成本和收益。几经交锋之后,大家筋疲力尽,靠吃糖来补充能量。

  随着谈判的进行,联邦快递的态度逐步松动。特别是今年年初,民航总局传出今年有意放开国内的起降费,这使得双方在起降费等关键问题上取得了突破性进展。尤其是白云机场总裁刘子静提出了白云机场收费谈判的基本原则:在确保成本回收的前提下取得合理的投资回报。
版权所有:爱利达物流 Copyright ?; 2010-2018 AILIDA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4029192号 站长统计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