产品及服务
 
在线客服
电话:0755-82788191
地址:深圳市福田区福华村35栋111室
上海华歆快递有限公司 上海华歆快递有限公司
 
 
行业新闻
民营企业将被逼出快递市场?    点击次数:781 更新时间:2014-7-2
一封发自上海的快递已经送达全国工商联。 

   

    在这封快递里,上海近50家民营快递、物流和货运公司写了一封质疑《邮政法》8月版草案(以下简称第8稿)的公开信,同时,公开信还寄给了发改委、商务部等中央有关部门以及上海市政府。 

  “‘非公经济36条’说的市场准入,在邮政行业根本是一纸空谈。”公开信的主要起草人、上海东方万邦快递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刘和平在电话里对记者表示,“甚至第8稿完全没有征求过我们的意见”。 

  在这封公开信里,50余家非邮政企业呼吁,《邮政法》起草单位应该开门立法,尊重利益相关方的知情权,保证所有重大分歧意见能够充分讨论和协商。 

  无论是此前的第7稿,抑或是第8稿,对于刘和平们来说,都是民营快递业甚至是整个非邮政企业的噩梦。随着《邮政法》8月版提交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的日期日益临近,他们也愈发不安起来。 

  “当初我放弃舒适的白领工作,历经7年的艰辛才有了今天的小红马,我也一直把小红马当作自己的孩子,如果第8稿通过了,那么这个7岁的孩子就会夭折。”北京小红马快递总经理冯雨晖说出了自己的担忧。 

  第八稿扩大邮政专营范围 

  对于众多非邮政企业来说,9月原本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。随着9月15日,31个省(区、市)的邮政监管机构全部成立,我国的邮政终于缓缓迈出了政企分开的第一步。然而,随着第8稿内容从各种渠道公布出来,原本以为可以和邮政在同一条水平线起跑的非邮政企业,重新对自己的命运感到忧心忡忡。 

  相对于第7稿,第8稿将信件邮政专营范围由单件重量350克以下,降到了150克以下。不过对于非邮政企业来说,这仍是不能承受之重,“一般的信件都在20克左右,超过50克的都很少,这一调整并没有实际意义。”北京宅急快递公司副总裁熊星明说。 

  据了解,该草案将邮政专营和普遍服务的范围进一步扩大,150克以下的信件属于邮政的专营范围,5公斤以下的印刷品和10公斤以内的包裹也被列为邮政普遍服务范围,以享受国家相关优惠政策。 

  而这些规定难免有扩大邮政管理部门权益之嫌。“小红马在华北地区低于150克信件占经营文件类的99%。第8稿还将专营范围扩大到5公斤以下的印刷品和10公斤以内的包裹,加上现在油价高涨,大型货物运输很难做。如果第8稿通过,小红马连转型的余地都没有,我们就只有关门了。”冯雨晖无奈地表示。 

  冯一手创立的小红马快递,在国内已小有名气,其总部设在北京,并在华北、华东、华南、华西、华中设全国五大业务区。中央电视台、农业部等曾将小红马作为快递行业职业标准进行宣传。 

  身兼上海环志货运公司总经理的刘和平也对此感到气愤,“我们公司80%-90%的业务都和‘5公斤以下的印刷品和10公斤以内的包裹’有关,第8稿一旦通过,公司就要破产。” 

  非邮政企业无羹可分 

  邮政政企分开的大幕已经徐徐拉开,对于民营企业来说,本是一个打破“玻璃门”的良好机遇,然而,已经成为市场主体的非邮政企业却因为可能通过的第8稿,丧失多年打拼而来的市场份额。 

  一位民营快递业老总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以前还乐观地以为可以多分一杯羹,现在是彻底无羹可分了。” 

  一组数据可以说明现实的残酷。据悉,仅在上海,95%以上的同城快递业务,95%以上的国际快递业务和80%以上的国内快递业务均是由非邮政快递企业完成的。而在全国的快递从业人员已经高达300万人,据中国国际货运代理协会秘书长刘建新介绍,非邮政企业在国际快递方面占国内市场的80%,同城快递方面占90%。 

  非邮政快递企业已成为中国快递市场的主力军和主角,但是丧失市场份额的危险却时刻存在。刘和平曾专门做了一个统计,如果第8稿通过,同城非邮政快递将会丧失90%左右的业务;城际间的非邮政快递将丧失50%左右的业务;而5公斤以下的印刷品和10公斤以内的包裹规定由邮政提供,将迫使同城非邮政快递全部“倒闭”,城际间的非邮政快递将会丧失70%以上的业务,全国的物流配送公司、快运和货运公司也将丧失50%以上的业务,年直接经济损失将达上百亿之多。 

  谁来倾听非邮政企业的声音 

  让民营企业最先感到失望的就是《邮政法(草案)》修改稿第5稿。2003年,第5稿首次在小范围内征询部分专家和企业意见,然而草案内容一经披露,即引来轩然大波。业界普遍认为,相比1986年《邮政法》,第5稿再次强化了邮政的专营范围和权力,特别是做出“500克以下的私人快递业务由邮政专营”的规定。 

  此后,第6稿、第7稿意见以及第8稿相继出台,然而每一次都让民营企业感到严重的危机感,更奇怪的是,据冯雨晖透露,民营快递公司就再也没有收到征求草案意见的通知。 

  即使现在关于第8稿的具体细则已经吵得沸沸扬扬,冯雨晖肯定地告诉记者,“我们没有看到第8稿的原稿,更没有收到有关部门的征询意见。”有幸看到草案原文的熊星明则称,“我看到的草案原文是一些民营快递公司通过自己的渠道得来的,但是来源是可靠的。” 

  “我们也要受《邮政法》的监管,为什么没有人倾听我们的声音。”刘和平在电话那头的声音十分激动。他目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国家有关部委能够对公开信做出回应,并尽快修改第8稿。 

  就在9月初,刘和平联合一些非邮政企业(主要是国有、民营和外资等物流快递企业)向中国国际货运代理协会递交了一份长达6700余字的修改意见。意见书结尾处这样陈述:“作为直接利益相关群体的广大非邮政快递公司,我们对《邮政法》的修改进展、草案内容一无所知;对我们提出的建议是否被采纳,同样一无所知,我们对此感到无比的焦虑。” 

  此外,民营快递公司还渴望有一个真正代表行业利益的协会组织发出声音,毕竟中国国际货运代理协会主要代表从事国际货运代理业务、现代物流业务及相关业务的企业。 

  “国内快递行业没有自己的专业行业组织,一直由邮政、工商等多头监管。”冯雨晖对记者感慨。
版权所有:爱利达物流 Copyright ?; 2010-2018 AILIDA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4029192号 站长统计: